放大自我的旅程

该话题包含 2 个回复,有 3 个参与人,并且由  匿名 于 4 月 前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3 帖子:1-3 (共 3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2820

    Lake
    会员

    时间:2017年10月6日上午9:00

    前些天在X宝上买的相思树皮昨天到的货。我按卖家说法用醋水按1:4的比例熬煮树皮一小时五分钟,再用清水煮骆驼篷子20分钟。

    两种材料煮好后我先喝了骆驼篷子水,味道清淡,有点像大麦茶,10分钟后出现眩晕感。又过十分钟后和相思树皮水,刚喝到半碗就开始呕吐,饮可乐一杯解味,再饮剩下半碗。喝完走到距离自家300米的朋友家,在路上时感觉脑子上被蒙了一层纱。

    躺在朋友的床上时已经是五分钟后了,我拿出手机播放一些轻柔的爵士乐,闭上眼放空思想。大概二十分钟后,闭上眼可以看见一团物体,红黄绿交替变幻,配合着听到的音乐,又变成各种形状:一个绿球被分割成无数的小块并随着音乐浮动;犹如水袖般浮动极光……中间还穿插着几个人: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带着白色遮阳帽的二十多岁的女孩对着我哈气;一对穿着黑色体恤的夫妻在照黑白合影;一个欧亚混血的女孩在开放式厨房的吧台上煮咖啡,他男朋友在黑色的沙发上看电视;好几组安迪·沃霍尔风格贴画。

    还有一大堆东西,它们的色彩让我想起了八十年代的各类艺术作品,但细节我已经忘记了。又看见像3d建模软件一样彩色网格在不停变幻,依旧能看见《呐喊》般的鬼脸、骷髅和外星人。

    等我集中注意力时,可以看见我的嘴巴、鼻孔、眼睛,紧接着又放射成万花筒的图案,本该充斥着色彩的空隙里都长着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还能看见一个个鬼脸飘来飘去,长得像蒙克画的《呐喊》一样。我的任何想法都会具象成一个个场景,仿佛有人画好了分镜头剧本。还能看见一个用网格画成的双头人撕开自己的胸口露出白光想让我进去,吓得我赶紧睁开眼睛。

    刚睁开眼我就后悔了,这可能是他在邀请我去另一个世界。如果我在清醒状态下这点恐惧算不了什么,但药剂会放大我的感情,再想闭眼已经做不到了。

    这时我望着天花板又有点想吐,我甚至能看见肠胃正在不停的蠕动,但我忍住了。我朋友在床边玩手机,天花板上一个戴着战盔的蓝色人头在盯着我俩看,和他目光对上的那一刻我把头扭向有墙一边,那个双头人又出现了,他又向我撕开自己的胸口。墙上开始出现一个个鬼脸和骷髅,地上也是,我赶紧坐起身来,不敢再躺了,我害怕进去双头人的胸口后我再也回不来了。正好朋友的妈妈回家了,已经12点了,要赶紧下楼晒晒阳光。

    刚迈出门就发现楼道里墙上、地上的瑕疵、伤痕都变成了一个个鬼脸,我像饺子馅一样被鬼脸包围着,我简直活在一部鬼片里。我飞奔下楼,扶手却挂住了我的衣服,黑暗正在慢慢吞噬。我唰地一声把衣服扯了下来爬出了楼道,一个老头正慢悠悠地在路上走着,那亲切感简直像在地狱里一千年后见到的第一个人类一样。

    但鬼脸如影随形,只要紧盯着一个地方看一秒就会幻化出无数的呐喊鬼脸。我给X宝卖家说:“我不想再深入了”“周围全是脸”。卖家安慰我说那都是喜欢我的笑脸。于是我一直在心里默念,那是笑脸,是笑脸。然而鬼脸向下的嘴开始上扬,变成了嘲笑、狞笑,可怖程度不比以往小。

    周围的物体开始波动,可以拉扯成我想要的形状。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在我家储藏室门口不停的转悠,不停的胡思乱想,渐渐地我适应了这种状态,我要享受这种自由,但我还想吐。这时我用第三人称看见了我呕吐时的背影,看来只有吐完了才能享受自由。

    虽然我家就在楼上,但我怕楼梯间里的鬼脸。几番踌躇之后,我见四周无人就在下水道口开始呕吐,基本喝下去的都吐出来了。我的大脑突然感觉清澈无比,一切都在放大,我从小就追求的清晰世界就在今天实现了。我打电话把朋友叫下来,让他上我家把生化书和单词书拿下来,我想做题,我想用最清醒的脑子背书。

    看生化时虽然感觉清澈无比,书上每一字像用84洗过一样干净,但难以集中注意力。我又开始念单词,每一个单词的图像都会在脑中放大数百倍,不过念不下去。我感到孤独,我求朋友配我坐一会,开始给他絮叨经验主义、神秘主义、马克思之类的,口齿伶俐,逻辑清晰,和我醉酒后表现一样。但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妈让他回家,于是他回去了。鬼脸突然又开始包围我,吓得我抱着书跑往市中心的方向跑去。

    跑了几百米后我突然想起来储藏室的门没锁,我发qq给朋友让他帮我锁门:“你能帮我锁门吗”这一句话里有两个错字。我想改,脑子里想象出我打字重新发的画面,但事实上我并没有做。朋友又问我现在在哪,我也只是在脑子里回答了他。

    我的身体开始慢思维一拍,下一秒我做的事都会在脑子里形成画面,我的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的每一个决定都会被放大,即使是一个小小的念头,“我”这个概念从来没这样清晰过。但我的理智依然占上风,我要为清醒的我负责。我一直在马路边上走着,后脑勺发热。我一直走到我初中的母校。

    这时一个小孩对他爷爷说:“你现在别用拐棍走路。”我脑子里浮现出他爷爷抽了他一耳光。但转念一想,他可能是帮他爷爷做康复训练。我在路边摊子上买了一个冰激凌,顺着这条思路就想了下去:我当初想报A城医学院的康复学,但家人逼我进了家乡的B医学院。我其实不想学医,我想去C城大学学文科,于是我突然想去C城看看。

    我的理性一直告诉我这不现实,太远了,所以我改主意想去B城。我用滴滴叫了出租车去火车站,等车的时候我抑制不住想笑的欲望,笑的我又吐了一次。坐在车上,朋友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我说我要去B城,把我刚才想的说了一遍。但我的药劲慢慢过去了,想起来我没带身份证,坐不了火车,朋友这次松了口气。

    我坐在火车站停车场的圆球上望着钟塔发愣,已经13点一刻了,周围的东西已经不能拉扯了,鬼脸也少了许多,但我还是不想回家。过了一会我感觉我能骑自行车了,所以找了辆小黄车往市中心走。脑子里胡思乱想,身体依然不是自己的。我发现用第三人称的时候,我的右眼一直被黑影笼罩着,这应该是因为我右眼上睑下垂,所以照镜子时总是忽略它的原因吧。

    路过商场时我看见一个卖刮刮乐的摊子,脑子刚想到买一个玩玩结果身体先跑过去了,中了十块钱。我接着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感觉吃点东西就应该醒了。我花五块钱买了个煎饼果子,在公园的长椅上吃完。又过了一会,我感觉我不再害怕楼道里的东西了,于是回家了。已经15点半了。

    虽然这次让我体会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因为恐惧而没有进异世界还是挺失望的。下一次我打算在公园的移动公共厕所旁再来一次,争取更大的快感

    #2826

    Chestnut
    管理员

    你确定这是你真实的经历?还是幻想的故事?真实的死藤水体验不会是这样。

    #2840

    匿名

    磕了药还到处乱跑 也是心大

正在查看 3 帖子:1-3 (共 3 个帖子)

抱歉,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