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1, 2018

DMT试用报告

hello大家好,我是有奖问答的中奖者。讲述一下我这次吸入DMT的整个过程和感想。 在这以前我有用过LSD和蘑菇,然后感受到了一些神秘的又非常吸引着我的。也慢慢的吸引我想要了解更深入一些。所以我深知DMT我是一定会尝试一次,但是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 2017.1.25收到了DMT,两次的量。在这之前站点的朋友教我用 滴油雾化器 进行吸入。同时我也准备了骆驼棚子(可惜后面并没有使用)和一根秘鲁圣木。 2017.2.2晚上10点开始使用。可是由于包装问题,油脂状的DMT在锡纸里被压的到处都是, […]
一月 31, 2018

写出来就是为了推翻

人类意识的探索是个永恒的话题,二十世纪初伴随着后现代的兴起,意识领域的探索重新进入了人类的视野。荣格结合东方哲学开创了荣格心理学派,赫胥黎发现了全世界宗教思想的共同点提出了长青哲学的概念,马斯洛重新认识了迷幻药带来的超常意识状态进一步开创了超个人主义心理学流派。伴随着新时代运动的发展Tim Heary成为整个时代的代言人,众多灵修大师成为民众的精神领袖。这个世界需要新的哲学世界观,也需要新的观点治疗这个时代的病,我们每个人的病。 当下禅修成为新的大众时尚,地下圈子里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的人在尝试不同 […]
一月 22, 2018

记一次很糟糕的DMT之旅

相信很多人看过《精神分子》以及知晓秘鲁的历史悠久死藤水治疗历史相信DMT是一种正面的物质。但是它的体验是有可能是很负面的,哪怕概率是百分之一,负面是存在的。
十二月 12, 2017

问题讨论

你好,首先声明一下来意。我是一位对“终极真相”有着强烈好奇心的人,并且走在探索的道路上,2011年开始走上灵修道路。最近尝试过 死藤水(acrb),有幸一瞥那个”终极真相“,在药效下,发现了肉体意识的局限性和“真我(那个纯粹的观察者/纯意识/纯觉知)”的无穷创造力。 我理解的修行便是打破 肉体小我意识的各种局限(意识倾向,意识惯性,自我设限)的过程,最终完全认知到那个“终极真相”,dmt 似乎可以让意识状态从表意识直接shift到最深层次(最高维度)的潜意识,这个视角是可以直接看到自己是如何创造 […]
十一月 12, 2017

“有奖问答”

假如这个世界确实有“上帝”或者相同概念的“神”存在,而你有机会与“他”见面并且允许你问一个、只能是一个问题。 你会问一个什么问题? 请把你的问题在文章下留言,我们会选出我们认为最佳的问题并送出250mg DMT体验券。   这一期本周末2017-12-09截止,我们会联系获奖者。 【有奖问答】将会不定期举行,得奖者将会站内短信通知。
九月 14, 2017

死藤水体验

我一个月前下午16.20喝的死藤水 感觉有点晕,随后一阵阵的感觉脑袋很热,耳朵有点响,我眼睛看到空中一些黑色的条纹,接着我感觉想吐,但是不想起床,过了一会受不了了感觉胃里很酸吐了好几次,然后又躺在床上慢慢的进入了状态。 我感觉不大舒服,我想死,我希望我要被夺舍了我不想存在,我本来很同意,但是最后一刻我还是反抗了,感觉我的意识很灵活,好像精神分裂了,分裂出好几个人(应该是四个),能自己给自己说话,我问他你是谁,他说我就是你啊,我说你怎么这个声音(我记忆中的某个人)啊,他(换了一种声音)说你想听那个 […]
九月 14, 2017

LSD初体验,虚假的真实幻觉。

时间:2016-6-16 9.20 星期四 地点:公园湖边,朋友家 音乐:专门有一个歌单(电子摇滚居多) 环境:无电子灯,点了蜡烛 人数:3 时长:晚上23-第二天早上7点 设备:weed、LSD贴片、苹果播放器的可视化效果 用量:WEED四口kush,LSD三分之二片180UG 心情:兴奋开心激动   一开始听说LSD我觉得是不切实际的,但是随着朋友的讲解,我觉得这种东西是存在的。我跟朋友要,朋友不给,说这个事情不是想就能行的,你要做足准备。他就因为没准备好,差点出事。于是我把霍夫曼 […]
八月 24, 2017

死藤水的科学 – 运作机制解释 Science of Ayahuasca • How Does it Work?

Youtube不能看的话请看下面优酷的片源 更详细的研究资料请访问下面的链接 http://www.ouramazingworld.org/science/junglerx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