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饮用死藤水报告

2017.1.2-3 11:18喝蓬子水,12:18饮用死藤水 用了32g左右的原材料 死藤水煮的很干,20毫升左右
味道没想象中的难喝,也没有发生呕吐现象
没有人陪伴,自己一个人反锁房门,关灯,放着道乐在双盘打坐。因为那两天休息不太好,所以精神状态比较差。打坐了大半个小时左右药效还没呈现,于是侧躺又等了10分钟左右。然后觉得呼吸有一点不正常,我感觉药效要来了,但是我很困,就迷迷糊糊的睡了。闭上眼睛的时候脑海莫名出现一些裸女的画面,念了一下咒语调息。然后我把音乐关了,手机插在床头充电。不知道在哪个时间段我突然睁开了双眼,进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刚开始是坐起来摆打坐的双盘姿势,然后腿不停的变幻位置。开始手舞足蹈,胡言乱语。我把被子盖上又踢掉,盖上又踢掉地重复。这时是存在着一丝自主意识和理性的,我知道我进入了状态,然后我试图闭着眼睛去思考一些问题。但身体在抗拒,我张开了眼睛,身体动作更大了,感觉到十分兴奋。我的思维被打断,一直在做着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胡言乱语,其中还参杂着一些乐句。手在身体摸来摸去,好像在重新认识自己一样。我感到呼吸十分的奇怪,很久才换气一次。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有了尿意。理性告诉我要去小便,但是身体在拒绝这个指令。身体把我的三、四次尿意抹去了,继续做着肢体动作和胡言乱语,并开始较为频繁的笑。后来理性告诉我再不去小便就要在失禁了,我尝试着从床上起来去小便。尝试了三次,终于暂时地摆脱了癫狂的状态,摇摇晃晃地从床上起来去上厕所。起床的时候我不敢开灯和发出声音,我怕吵醒我爸妈。我把窗帘拉开,看着窗外的风景,好像加上了一层滤镜。色彩模糊,距离感消失。我上个厕所感到十分困难,我尽力控制着身体不发出声音和做出动作,走出了房门。最有趣的事情这时候发生了,我居然不去厕所小便,径直走入了厨房!!!是的,厨房!!!我在厨房完成了小便并冲干净,洗完手后我就回到了房间,锁上门继续我的自嗨。回到房间我想打开灯,看一下周围。但是身体很抗拒,我平时也比较喜欢黑暗的环境。这次回到床上之后没有了大规模的肢体动作。快乐到了极致。(注意,我说的是快乐,而不是兴奋或开心,是最为纯粹的快乐)我拔开充电线,拿起了手机,想看一下时间。那时2:40左右。滤镜的效果已经消失了。我又打开了音乐,把手机放在枕头下。我开始发出各种笑声,自己跟自己玩耍,跟我小时候的方式一样。我小时候特别喜欢自己跟自己玩,自己跟自己说话。或许这就是返璞归真吧。这样持续了一会,我又拿起手机,手指不听指挥在乱按。把音乐关了,在群里面胡乱打字。(我定义为恶作剧)我自娱自乐了很久,然后觉得我的快乐到了极点。我觉得应该跟别人分享我的快乐,我把手机通讯录里的号码逐个逐个呼叫一遍。打通了一名女性朋友S的电话。我自顾自的说,我听不清楚她的回话,我一直问她在说什么,说她说话想含着卤蛋。然后她挂了,她可能觉得我喝醉酒在发神经。凌晨4点还打电话骚扰他。我又打了几次,她没接。然后我竟然完整地发了两条正常的短信给她,说要跟她分享我的快乐。然后我再打电话给她,她接了,跟她聊了20分钟左右。然后她说要视频,我就上微信找她视频。(我那时候手自己把微信注销了。重新登录时花了点时间,所幸记得密码)我这边没开灯,她看不见我的情况。她那边开的是后置,有一盏白光灯。我的理性告诉我那是白光灯,但是我就是觉得他是蓝光灯。并且觉得它像一份渔夫,在引我上钩。我是一条鱼。此时我体会到了庄子所说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我体会到了鱼的快乐。我在一边跟我朋友聊天一边跟所谓的渔夫聊天。十分可笑,不是么。我不停地说着自己的观点,感觉自己之前的一些观点更加坚定了。但那时我的言行就像小孩子。我还让我朋友给我唱歌和讲故事,让她一起来快乐。然后我朋友被我带动了起来,跟我聊了很久。无缘无故我又体会到一种责任感,修行不是缘起性空,是责任,是承担,是为而不争,无为而无不为,道隐无名。我还跟我朋友约定6点半让她来我家找我一起出去走走,语气和想法幼稚的像小孩。但是又有一丝理性的存在。能感悟和意识到东西。一直聊到5点10分左右,药效过了,我感觉我对身体和大脑的控制权完全回来了,我上群报了个平安,跟我朋友道歉,然后又跟她聊了一会。然后我让她睡觉,不用来找我了。跟她说了晚安后我回想了一下这几个小时,总结了一下,简要地做了一些记录,以便以后写报告。我坐在床上思考了一下,然后听着钢琴曲入眠了。睡睡醒醒。醒来看看电子书又睡。然后9点多正式起床。(估计如果trip之前休息好的话我第二天应该很精神) 本次trip不是我理想的trip,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一切皆是命,顺其自然吧。饮用完死藤水后,我发现我对香烟的依赖和情绪化都有减轻。准备再喝一次死藤水,做好充分的休息,保持音乐不要停。希望能够看到一些东西。这是我的报告,谢谢kam给我这么一个机会,谢谢大家。enjoy DMT!!!

21 Comments

  1. 夺命书生说道:

    漏了一句话 快乐可以传递,也应该要传递。快乐不需要载体,可以直接生成和发散。

  2. moe.wo说道:

    感觉死藤和DMT提纯,完全是两个概念的体验啊?~!

  3. 夺命书生说道:

    第一次估计是我处理的不好,纯度不够。正在准备第二次服用死藤水

  4. Yixin Sun说道:

    哈哈很有意思的叙述。不过就你的描述来看感觉跟吹气球时候的行为反应差不多,应该是bad trip了,不过非常有参考价值!

  5. Yichen说道:

    請問蓬子水怎麼做呢?

  6. Mnookin说道:

    你好我是台灣的朋友,自從知到dmt後就一直非常想嚐試,也拜讀這裡大部分的文章,但一直都還沒開始實作主因還是原料不好找,不知道蓬子是否可做爲主要原料即可?或是也可以使用相思樹皮,請大神們賜教~ 感謝!

    • Chestnut说道:

      可以,但骆驼蓬子是MAOI,主要功能是使DMT可以通过口服激活,其次就是增强trip的效果和时效,所以不能单单用骆驼蓬子。

      • Mnookin说道:

        好的!感謝您的回覆,另外想再請教萃取出來的物質是不是像黃橙色的油,口服時是不是要加到水中飲用,劑量需要多少毫克才是剛好? 感謝!

        • Chestnut说道:

          关于各种摄入的剂量你可以看这篇文章 http://holynuts.xyz/dmt-ingestion-dosages/

          如果你按照这里的萃取方法萃取出来的是你说的“黃橙色的油”,如果你要口服的话你可以把萃取后的DMT兑柠檬汁或者甚至兑可乐再吞服。

          因为按照萃取方法萃取出来的DMT是Freebase状态,适合用来吸或者做changa,但口服的话还是要把DMT转回成Salt的状态(酸)。

          记得口服前半小时要服用骆驼蓬子水或者其他MAOI。关于摄入MAOI的安全注意事项你自己这里相关的文章。

          其他的问题我建议你可以加入到这个群,然后再在forum里面发表,其他人也会回答你的问题的。 http://holynuts.xyz/group/dmt/forum/

      • 纯DMT的使用时间大概是20分钟左右,如果事先服用骆驼蓬子(单胺氧化酶-A(MAO-A))是一种可以抑制DMT快速分解的成份,然后再吸食DMT,体验时间会不会得到延长和死藤水一样的体验时间呢?

  7. 如果用含羞草来做死藤水,大概需要多少克呢?

  8. 你用的原料是?大概多少克,我用的是某宝的ACRB,来煮的,我感觉你和我的体验差不多。但我比你还严重,喝下后大概半个小时,然后突然,跳起来乱踢和乱抓东西。手机也被我给扔了,特别难受,视觉及身体变大和变小,大脑混乱。无法集中,然后开始痉挛,最后想自残来解脱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