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很糟糕的DMT之旅

相信很多人看过《精神分子》以及知晓秘鲁的历史悠久死藤水治疗历史相信DMT是一种正面的物质。但是它的体验是有可能是很负面的,哪怕概率是百分之一,负面是存在的。

在TRIP前我看了无数的报告,包括使用后进入状态可以接触其他维度生物,可以向它们提问(至少从这个报告来看,DMT具有你使用以后仍然记得使用前记忆的特性,比如这个报告里使用者问外星维度的生物,如何制造“自由能源装置”,然后这些外星生物他们稍微做了简单解释。)。有的报告则接触了“死藤之母”——一条大蛇,可以与你交流。也有的报告进入状态自己变成了一种能量组成的肉体,然后见到自己的同类或者说朋友,他们说我(外星维度人)知道你(DMT使用者)会回来。(似乎是来地球轮回前所在的维度,他们预知了当事人会使用DMT短暂回到那个世界)。

总而言之,DMT可以是震撼的。出于对人生探索以及具体一些困难我需要答案我则使用了DMT。大概前后一共三次,前两次途径是SMOKE,因为DMT的呛口以及使用后的恶心不舒适感,我无法使用足够剂量,我只稍微看到一些闭眼的万花筒状几何花纹。我思考可能是剂量不够,出于综合考虑,注射就避免了短时间内SMOKE无法足量摄入的问题,所以我把提炼的大约80-100mg DMT和富马酸盐放蒸馏水里反应,然后冷却沉淀多余的富马酸。这样DMT就变成了水溶性盐。由于第一次经验不足,水分太多,我足足往自己手臂皮下注射了5毫升溶液(一个很大的包)。如果真的要这么做,1-2ML水就足够多了。此外我还吃了大概250毫克骆驼蓬里面提炼的骆驼蓬碱。

我出发点就是为了足量摄入有效物质以及延长效果(配合骆驼蓬)。我使用前还用鼠尾草烟熏房间,理论上我认为背景应该没问题。但是我的心理还是充满恐惧的,毕竟这个是灵魂出窍级别的玩意,不是闹着玩的。注射到一半我发现水太多,皮下形成一个很大的包,但是没办法回头,我就把5ML水全部搞定。

长达2分钟的注射,在注射完以后20秒左右效果就上来了,我马上躺床上。有点像醉酒。然后接下来我失去了所有注射前的记忆(失忆此处很重要,是下面发生的感觉的前提)。

突然,我有了意识。但是我此时是失忆的并且我处于一个奇怪的空间。这个空间没有边缘,这个空间由复杂的“曼陀罗几何”组成(也就是万花筒花纹)。而且在这个状态这个曼陀罗几何是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在变幻运动,所以进行详细观察是不可能。
这个曼陀罗几何可以说是和我是一体的,我感觉我自己就是这个曼陀罗几何空间,然后它收缩然后那一瞬间消失了,消失的一瞬间带来让人(虽然这个时候我彻底忘了我是一个人类)恐惧的死亡的衰竭感。这种感觉就像我的意识就变为虚无,然后产生了一种很强的恐惧。在这个瞬间里,失去意识,变为什么都没有的状态,被称为“我”的这种意识彻底没了。然后这个瞬间结束了,又产生了一个曼陀罗几何。这个感觉就是我或者说这个曼陀罗几何刚才死了变成虚无,现在又重生了,我又有意识了。

接下来就是无限的曼陀罗几何遁入虚无\死亡\消失,然后又出现\重生,如此反复“循环”。在这空间里,因为没有上下左右加上曼陀罗几何变换循环速度太快了,有一种难受的眩晕感。当时,我在想,我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有意识?我是不是某个机器或者电脑里的某个程序代码(虽然那个状态下记不住这些名词,但是模糊的概念还是有的)在反复循环?我好想杀了或者说结束自己来终结这种让人眩晕的难受的循环,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手脚身体连记忆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大概这样循环了我感觉上几十次左右,我能睁开眼睛,有了一丝的记忆,我看到了自己的手。然后又是一阵药效,又跌入那个状态,在那个状态,我感觉自己的视觉中心是一个类似金属的旋转的圆,随后又失忆。在失忆的一瞬间后,我在想我是不是吸Du的或者精神病的人才有了现在这么奇怪的逻辑或者说是状态。然后是自己逻辑能力的解体,进入一种无法思考的但是有意识的状态。(特别注意此处的感觉,下文还有提及。)

最后药效弱下来的时候,我再一次看到了自己手和房间。那个时候的兴奋难以言表,我知道原来我是一个人类,这里还有一个美好的世界。我记起了我是用药才进入这个状态的。那个世界的我不是我,这个世界才是我的。
药效进入尾声阶段的时候,我感觉有两个自己,其中一个问我,什么在生命中才是重要的。另一个回答是爱。这个阶段感觉时间凝固的,语言无法表达。

但是又随着一段药效上来我又失忆了,我感觉有个肌肉男在和我交流(这个状态就像人睡觉前在睡着的一瞬间会出现一些人之类的幻觉),我感觉那个人是我但又感觉是第三者。这个人对我说这个世界需要邪恶、坏的东西。我感觉我被这个肌肉男下药了才变成这个连逻辑能力都有问题的鬼状态。
以上是按照时间顺序发生的,最后药效退了,我彻底回到这个世界。我感慨这就是DMT体验?一点都没有穿越的神圣感啊,只有难受啊。但是我所幸的是,我知道还有地球这么个世界,这个世界比那个无限循环世界好太多太多了。而且我发现我之前是躺着床上的,现在是反方向趴在地板上的。我发现,我居然眼眶连左眼彻底肿了充血,眼白里面全是血,不过没破。而且我记得我看到自己有个肉体以后特别高兴,尝试咬了自己左手一口,因此左手被咬出一个三厘米的伤口,半厘米深。

药后10天发生的事情才是真正恐怖的地方。
药后第1-3天,我还没任何奇怪的感觉。但是第4-10天一共7天我彻底失眠了。首先是第三天下午,我发现自己做梦有点奇怪,但是我没在意。第四天我就要在自己睡着的一瞬间,我居然回到了DMT体验里的那个遁入虚无\死亡\消失的感觉,然后视觉中心一个白光一闪。之后我发现我居然睡不着了。足足7天之内(恐怖之处在于,我当时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我只要睡下就会体验DMT上文提到的一样的感觉,只不过时间是短暂的但是极其强,强度不亚于DMT体验本身。这个强度足以吓醒我,我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

接下来我百度,像我这样这类报告很少见。但是我百度到LSD有人用了就会有这种现象,比如过去五六年了还能看到自己手上有蝎子,还有蘑菇的体验,有人用了以后睡觉前会看到一些不正常的颜色,房间里的一个垃圾桶肉眼就是看不到,但是手机拍照能看到。

也就是这种东西可能会对人精神产生长期影响,百度上说可能一星期或者几个月乃至几年。当时我彻底吓懵了。实在睡不着我吃美乐通宁,无效。然后干脆喝啤酒勉强能睡1小时。

其中有两三次,我啤酒催眠以后照样被吓醒。吓醒以后发生了恐怖无比的事情,我再吓醒的10分钟内,我居然无法正常逻辑思考。我的逻辑能力的百分之80被卡在一个念头上,无论如何怎么做都无法从这个念头上移开,比如能看到自己坐在床上,但是就是视而不见大脑短路了。其中一次这个念头是一个循环传送带一样的东西,还有一次就是两个扣在一起的金属环。卡在这个念头上时会有一种感觉,我怎么会存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百分之20逻辑能力和意识在思考,我疯了,完了。我疯了,完了。我疯了,完了。还有一丝想自杀的感觉,我想,如果家里人或者周围邻居村民知道我疯了,肯定是个天大的笑话。但是我用仅有的百分之20逻辑,让自己冷静,过了10分钟,就恢复正常了。

就这样疲劳的撑了足足7天,期间想睡睡不着,盖着被子觉得热,掀开被子觉得冷,又冒虚汗,副作用还包括后脑头皮发麻,吃东西一点胃口都没,东西嚼烂却一点都不想咽下去,但是还有喝水的欲望的。我甚至怀疑我针筒不干净或者之前牙齿咬了自己我得了破伤风。如果这些情况是破伤风引起,不妙,如果我太久不睡我会猝死,很不妙。在恐惧中度日如年,每天都是疲劳又无法入睡的23-24个小时,之后在无尽的恐惧思考办法我进行了太阳凝视(一种修炼法,可以百度),在第八天一度让我睡着了,但是第九天我又复发了。第十天我继续太阳凝视,当晚我就感觉很轻松舒服,然后去医院开了艾司唑仑很沉的睡了一觉,汗湿了整个床单,第十天中午我起来,我知道我好了。
一切结束了。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多了,没任何异常。

 

后记,DMT是有危险的。至于怎么理解这次体验,你看完这个文章,你也会有你的看法。

5 Comments

  1. Teddy说道:

    bad trip很正常的,只是一个课题,让你学习而已。放轻松,多了解些灵性,灵修的知识,没那么可怕的。还有,量还是循序渐进好,不然一下子量太大基本都是bad trip。

  2. c7说道:

    我使用蘑菇后和你这个情况很相似,我是一直想要突破那个临界点,那个中心点的白光,一到临界点我就坠落,意识消失,朋友说我的身体是突然瘫倒,然后又起来,努力爬往临界点,突然又瘫倒意识消失,一直这样循环。

  3. riiid说道:

    睡不着是棚子的作用,其实是睡着了的,只是你睡着还依然有意识而已,我用手环记录过,感觉一夜没睡,但是记录的确实深度睡眠,而且比往常的还多好几个小时

  4. liooil说道:

    无限轮回往复,我也经常有这样的体验,注射的方式很酷,骆驼蓬子本身也具有至幻效果,会对体验有影响,我的经验是使用骆驼蓬子trip时间更长也更纷繁杂乱,并会有打冷颤的情况,不使用时会更具象具体,有一段时间我使用很频繁,几乎每天,甚至一天多次,我没有失眠或其他异样的感觉。但在那之后大约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没有使用,却出现过反刍现象,在我平常情况打盹时出现了和摄入后一样的trip,还反复睁眼活动确认了不是梦,大概出现了两三次,之后就没有了。希望你能放松心态,墨菲定律么,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随她去吧。

  5. whoami说道:

    无限循环的时候难免产生恐惧,恐惧来临时,试试找到自己本身—-那个背后的观察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