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来就是为了推翻

人类意识的探索是个永恒的话题,二十世纪初伴随着后现代的兴起,意识领域的探索重新进入了人类的视野。荣格结合东方哲学开创了荣格心理学派,赫胥黎发现了全世界宗教思想的共同点提出了长青哲学的概念,马斯洛重新认识了迷幻药带来的超常意识状态进一步开创了超个人主义心理学流派。伴随着新时代运动的发展Tim Heary成为整个时代的代言人,众多灵修大师成为民众的精神领袖。这个世界需要新的哲学世界观,也需要新的观点治疗这个时代的病,我们每个人的病。

当下禅修成为新的大众时尚,地下圈子里每时每刻都有不同的人在尝试不同的迷幻药物。禅修不能治病,迷幻药也带不来任何解脱逃避。创办了那罗巴学院的创巴仁波切一生都没有在停止酗酒,只活到了四十七岁最后死于酗酒过度。印度的灵性大师奥修也曾被多次爆出性丑闻纵使苦修几十年,仍然有没处理掉的心理阴影。另一部分人把迷幻药视为逃避苦痛生活的一剂药,最后只是陷入更歇斯底里的痛苦和幻灭。

心理疗愈需要更负责任的态度和更全面的视野。人有不同的意识状态,而且不同的意识有明显的独立性。有一个实验,实验中服用迷幻剂状态下的小老鼠学会了走迷宫,在药效消失后,小老鼠就忘记了如何走迷宫。再次给小老鼠服用迷幻剂,小老鼠又完全记起了如何走迷宫。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人感觉服用迷幻剂之后又回复了以前的状态。达到更高的意识状态完全跳过了给我们带来痛苦的自我防御机制,回到正常状态后欲望、恐惧仍旧在,但更高的意识状态并没有告诉我们去如何处理。

所以即使能到达更高的意识状态也并不代表正常意识状态下的问题就消失无踪。正常意识状态下的问题仍然需要依靠心理动力学挖掘潜意识阴影和存在—人本主义激发内在的动力,从而建立完整的自我结构。精神分析在上个世纪曾使用微量LSD来帮助来访者更容易的回忆起童年的创伤经历。微量的剂量能使来访者处于能有意识的控制的状态,能理性的回忆又不至于完全处于迷幻状态。

这就是说我们需要向高处看也要向过去看向未来看。灵性的探索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我们秉持一颗开放的心态探索的心态为之付出持之以恒的努力。

2 Comments

  1. Teddy说道:

    认同,即使很多人体验到了“真理”,知晓了“真相”,但还是过不好“现实”生活。所以,修行上才会练习觉知,学会静观,消除潜意识倾向,让自己向“源头”靠拢。

  2. 翁翁嗡说道:

    配方什么的有谁知道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跳至工具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