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dmt体验

这是在下成功进行第一次dmt trip后写的记录,肯定在很多事情上写得不尽人意,如果有什么错漏欢迎各位前辈指出。

起始时间:下午3点52分左右体验完全终止的时间:约在下午5点30分左右

使用物:死藤烟油,去氢骆驼蓬碱约0.3g,可能过量了一丁点?我也不确定。

使用地点:大学图书馆厕所(千万不要在这类压抑阴暗的地方启程,否则dmt就教你做人)

我短时间内吸了3口,因为经验不足,我没法把烟雾憋得太久,憋气的时间可能只有十秒,甚至更少。因为我吸入烟油后一闭气,心跳就开始加快,大脑开始发轻,发昏,难受起来。身体仿佛要失控一般。三口之后,眼前开始出现幻觉。变化的色彩,在睁眼看到的世界里根本看不到这样的流动和变化。然后是绚丽多色的粒子旋转,然后放射延伸,以及线条组合与变化,在一小片蓝色的背景里,许多线条组成螺旋,许多根螺旋的线条又开始旋转起来,形成一个个非常漂亮的漩涡,出现,然后消失,它们的生命只有几秒钟。粒子,色彩,线条三者不断在我的眼帘上交替。我想我找到了我对致幻剂的最初兴趣——对色彩幻觉的向往。但我没有太大的喜悦,因为我感到所有这些幻觉是我自己的头脑制造出来的,死死闭上眼睛十几秒,视野里也能跳跃出类似的色彩和光点,只不过远远没有这样丰富的变化和种类罢了。尽管如此,这种幻觉依然值得每个人体验一次。其次我所处的环境和状态真的不够好,没能专心体验旅程里的每一次视觉幻象。

最关键的原因是,这次旅程的重头戏是在身体和头脑的体验。

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分离了,我的灵魂站在后台,而身体在前端。我感到自我意识和肢体,手指有着强烈的隔离,那是名为现实的障碍。肢体的动作总是慢了头脑一拍,其次肢体的动作有一种不真实感。我发现自己的灵魂待在身体里,并操控身体的现状。平时是根本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平时灵魂和身体圆融如一,毫无割裂感。

我必须主动吞咽口水,而且吞口水的动作特别干涩,在平时咽口水的动作几乎是自动进行的。

我发现呼吸变成了打嗝一样不自觉的动作。

我是抱着手臂坐在厕所隔间的地板上的(谢天谢地它起码算得上干净),手掌搭在胳膊上。胳膊上手掌的触感变得僵死和沉重,我感到自我的脱离和消融感,身体仿佛要融化在其他事物里,比如厕所的墙和门板。过了一阵,我感到身体适应了,我觉得这次感受不够深入,没有体验到其它人所说的高我对话和奇异空间旅行的画面。

于是我吸了第四口。在吸第四口的时候,我能熟练地憋气了,然后鼻孔呼出。一切都变了,之前的所有的不适感加重了许多倍,强烈的躯体消融感使我十分恐惧,一心只想着马上恢复正常,平稳降落。恐惧引发了恶心,我想呕吐,却又吐不出。

我推开厕所门,紧张地走动,环绕周围。周围的事物有着彩色的边缘,无数紫红色的半透明线条在眼前不断闪现。眼中的一切都在旋转和变形之中。我的身体变得难以控制,走不了直线。恰好熟人进了厕所,和我打了声招呼,瞬间头脑里转过无数念头,但最后只是回了一声“哦”,并钻回了厕所隔间。我的动作特别紧张,不知道他是否有察觉到我的异常。我扶着隔间的墙壁才站稳,内心的感受和发高烧或者其他急病的体验差不多,只想快点回复正常,宁可为健康付出一切。

完了,我这样想。bad trip了。

某种理智和正面的念头在我混乱的大脑破土而出,告诉我应该做什么。我带着一种旁观者视角看着自己放好电子烟,整理好衣服,拿上包,找一个能够稳当坐下的地方。我下了层楼梯,发现我的动作和周围环境极度不真实,脚也是软绵绵的,整个世界仿佛是一场大型VR游戏,我的灵魂操控着我的手脚。又走过一段走廊,在几秒钟内我感到这段走廊可能永远也走不完。走廊里的人也是模糊的,我相信我如果长时间看着他们可能会感受到许多特别的东西,但我不敢停步,一停步我就得陷入幻觉和失控。值得一提的是,在近30分钟之内,嘴唇上对烟嘴的触感一直都在,麻麻的,火辣辣的。

约在下午4点20左右,我在图书馆的露天平台找到椅子坐了下去。露天平台非常宽阔,空气清新,还能看到一大片绿油油的草木。在我的视野里,这一片绿色植物形成一个整体,带上彩色线条一起扭曲,流动,变形,必须要将注意力不停转移,才能让这幻觉和不断涌动的意识感受消退。

我找到卖我烟油的卖家,告诉他我bad trip了,卖家是个很棒的人,一直在疏导我的情绪。我还找到我的朋友,为我先前的失约道歉。

我认识到,我必须要让自己动起来,必须要做点事情才能摆脱糟糕的感受,才能摆脱幻觉。否则什么都不做,只能彻底陷入,无法脱身。

值得一提的是,那种正面的意念开始占据了我,让我往它的逻辑——我认为这种意念是身体的自我保全的本能,是那个知道该怎么做最好的部分——去思考。我强烈地感到按这种思维去规划人生,规划生活和目标必定是正确的,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

此时大约是下午4点45分左右。专注于打字让我的状态开始好转,但一放手机,一轮身体和意识消融的感觉袭来。我抬头看着露天平台的顶棚,一种消融自我,冲破顶棚飞向高天的冲动浮现。我不确定这是前面的强烈效果留下的惯性,还是效果还未消失。总之每一次这种消融感到达极点的时候,我的灵魂会主动抽身,返回身体。

我在椅子上坐稳之后,就一直在想这一次根本不适合再进行更远的旅行了,时间,场地完完全全都不对,我其实根本没有做好旅行的准备,马上回归降落才是正确的选择。期间我趴在桌子上闭眼,眼前出现了一只金光灿灿的,有着晶体质感的鸟儿,还有其他色彩团的变换,但已经比在厕所时模糊很多了。在厕所和在露天平台看到的幻觉,一仔细观察就开始变形扭曲,像是哈哈镜里的景象。

到了下午5点20分左右,我步行去食堂吃了晚餐,旅程也随着食物的消失一同落幕,不过脑袋里那种难受的感觉没有完全消失。离开食堂,看着路边的花花草草,树木叶片,感慨还能继续思考,还能体验感受生活,真是幸运又美好。每个人应该永远保持着对千景万物的敬畏和欣赏,应该永远保持着观望万事万物时感受到的那份特殊又不可言说的意味在世界上行走和停留,像看着水滴落一样迎接生老病死,如此才不算是枉度一生。
说实在的这次虽然是bad trip,但我想这一次体验是完全值得的,只是地点,时间和心态大错特错。

通过种种不适的感受,dmt给了轻率急躁的我一个教训。它让我看到真实的自己,看到平常生活中的那个我是有多么的懒惰麻木自大和不切实际。让我知道该怎样度过每一天的生活。老实说在这次trip里我没有思考或感受多少世界,时间,空间,人类这一类的问题。

我脑子里想的只有: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难怪死亡是终极的解脱。

死亡不应该有颜色,死亡就是虚无,没有色彩,是一切色彩消融后的底色。

但主动拥抱死亡的代价太大了,连拥抱的主体——自我都将不复存在。当然,死亡也可能是脱离肉体,脱离其他人构筑的观念,脱离其他人对自己的影响,拥抱真实世界的开始,谁知道呢。

9 thoughts on “第一次dmt体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